原创察哈尔学会12-10 19:32
作者:王鹏

摘要: 如何和平解决叙利亚问题?



今年以来,在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方推动下,叙利亚问题有关各方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先后举行多轮会谈,为此后举行的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奠定了基础。

 

在9月中旬举行的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会谈上,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国达成一致,将在叙利亚设立包括伊德利卜省部分地区在内的4个冲突降级区。

 

日前,据央视网报道,由联合国主导的第八轮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28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国际社会普遍对此次和谈给予厚望,希望能够就此终结肆虐中东长达六年之久的叙利亚内战,让百万流离失所的难民得以重返家园。然而,由于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之间分歧严重,本次和谈能否顺利进行目前还是未知数。

 

当下困难


毫无疑问,在叙利亚饱受战火蹂躏的土地上,和平的曙光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各方应抓住这个机会。

 

但困难和阻力依然存在:首先是当事各方能否摒弃前嫌、各自让步?其次是有关的域外国家,尤其是大国,是否会因本国在中东的利益诉求而干扰和平进程?

 

对于前一个问题,人们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21日,普京在俄南部城市索契会见来访的叙总统阿萨德。普京说,尽管在叙利亚取得对恐怖分子的完全胜利还很远,但目前俄叙在叙开展的联合反恐战争即将结束。“叙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转入国内和谈,通过和平手段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和实现叙利亚长期稳定。”

 

普京的观点是有道理的。然而,现在西方媒体热炒的一个话题是,在莫斯科与德黑兰的背书下,阿萨德政权终于“起死回生”,重新掌控了大局,并在对伊斯兰国与叙利亚各派别的反政府武装中取得新的、更明显的优势。西方对此深表担忧,怕阿萨德会基于自身强大的实力而拒绝在和谈上做出必要的让步,甚至想通过武力彻底镇压反对派,重新“铁腕一统叙利亚”。

 

西方媒体的这些担忧,虽然不乏其基于意识形态的偏见,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这个问题的根结可以追溯到内战之前,阿萨德政权在治国理政、处理国内贫富矛盾、政府与社会关系,以及叙利亚主体民族/教派与少数族裔、教派关系等问题上的一系列失策。现在,新的和平曙光已现,但如果未来的阿萨德政府没有吸取过去的教训,还是沿着“老路”走下去,未来命运难以预料。

 

对后一个问题,笔者认为,世界大国,应该履行国际社会和联合国安理会赋予自己的神圣职责,以实现地区和平为己任,而非为一己之私利在别的国家煽动叛乱,或挑拨他国相互仇恨攻击,否则,中东地区动荡不安,最终本国也将受到波及,难以独善其身。

 

恐怖主义威胁仍在


埃及西奈半岛最近发生的惨案或许将提醒叙利亚政府和人民,恐怖主义威胁仍在。

 

从21日伊朗政府发言到25日惨案发生,这两者间的时间差绝非巧合。有很大可能是由备受打击的伊斯兰国与西奈组织在默契与协调后,由后者具体实施恐袭,以血腥的场景向人类社会反驳伊朗政府“伊斯兰国已经被消灭”的言论。

 

在未来的叙利亚领土上,再出现一个成建制的、有国家形态的伊斯兰国恐怕不太容易,但化整为零、深入敌后、渗透民间的圣战分子,以及由他们所传播的仇恨的火种,恐怕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仍将困扰叙利亚政府和人民。

 

要想促进中东和平进程就不能无视库尔德人问题


妥善处理库尔德人问题,不仅关系叙利亚和平进程,更与整个中东地区的和平稳定相关。

 

近年来,库尔德人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国的政治生活和安全保障事务上发挥重要作用。因此,任何新的和平协议抛开他们的利益诉求是不合情、不合法、不合理也因此是难以持久的。如何在保障库尔德人基本合法权益与不破坏现有中东主权国家领土划分格局现状间保持平衡,考验叙利亚和美俄土等国领导人以及包括库尔德人在内的当地武装力量的智慧和和平诚意。



作者:王鹏,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文章来源:《亚太日报》2017年11月29日

(图片来源于网络)

前瞻性 

影响力 

合作共进

发出中国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