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竹莲居士12-16 13:24

摘要: (摘选)一个人越想敢作敢为,就越需要独立自主;一个人越忠诚正直,就需要有主见。否则,在一个不良的世道中很容易成为他人的工具乃至陪葬品,或者说被某种现实的力量和派别蒙蔽、裹挟!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竹莲居士”

 (欢迎搜狐手机版的读者加本人的微信公众号:zhulianjushiyz,以关注阅读更多本人的文章)

 

      明年即2018年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日!我认为,我们这些自觉的共产主义者或马克思主义者应该为此搞点活动,最好举办一场论坛或集会;同时发表点东西,最好发表一份《宣言》,表明我们对国际秩序、时代的资本主义、中国问题、共产党、人类问题、马克思主义、思想与学术、人性及人的自由发展、现实各种派别等的看法特别是立场。一句话概括下资本主义主导下的人类问题,面向未来以共产主义为方向做出展望与规划。

 

      为了活着吧!从今儿个起晚上开读这三本书(再加上刚订购的《弟子规导读》),希望年内读完,以修养自己的心性,否则我这个人废了!当然要坚持独立自主地读!最近读了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后脑袋快炸了,近期在读《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同样的冗杂晦涩难懂,我是个“脑心体”或者说“思情行”力争统一的人,读书就是奔着要改变或优化自己的“思情行”系统,于是最近在阅读中心情极端不好,脑袋里一般昏昏沉沉有时却亢奋不已,这样下去肯定不利于自己的身心健康。

 

杨洲说说。我有很多缺点与毛病,但是,我起码,第一,不会对社会弊病问题熟视无睹;第二,不会对苦难中的人熟视无睹;第三,不会对有天赋潜质的青少年熟视无睹;第三,不会对人才或有个性思想的人熟视无睹。

 

我必须再次声明的是:因为西方主导的现代化造就了越来越多的问题乃至弊病,现代化从种角度讲过头了,同时病态腐朽了,所以此时遵循“否定之否定”的逻辑与规律,回归下传统,从过去寻找下人类的正确方向特别是道德伦理,人文精神与生态理念是必然且合理的,这也正是传统文化越来越流行的原因所在。然而,走得过快,往前走错了是一个问题;退的太远,往后走迷失了也是个问题。人类的根本出路在于:“针对问题,借鉴传统,在批判与改造现实中发现并建设新世界”。

 

十年“修学储能”规划执行了一半,已经痛苦不堪,身心疲惫,但已在志向、魄力、气质、个性与思想上从这个时代脱颖而出,至少开始形成自己的东西,不唯他人所从。面向未来,不论多难,付出多大代价,我都将矢志不渝,坚定不移。余下的五年,不管考博是否顺利,我都将通读古今中外的经典,逐步构建出自己的思想体系。

 

但愿围绕着自己,不要出现重大事故,同时自己能够抗住现实各个方面的压力,身体不要出现问题。将余下的五年过好,利用好,只要完成通读经典的任务,自己的思想体系就自然浮出水面,届时创作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那时或之后几年,不论是“华山论剑”,还是“武林大会”,我一定要以独立的姿态挑战各大门派,不论“生死成败”,好歹人生“活过,爱过、写过”;同时都要“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富贵不淫”,怎么说也算个人!

 

不仅于此,需要在一个更加广泛、深入、持久、多方面的讨论包括争辩中,能够找到面向未来的合理的正确的积极的改造并建设社会的系统的方案、作法、经验、理念等。当然还包括思想与学术上一场革新或启蒙,为改革与前进扫除认识上障碍,同时为改革包括实干奠定舆论基础!

 

不仅要十几万的彩礼,而且要求在城里买一套房子,在家里建一个院子,婚前要求公公婆婆就搬出去,后者被迫又建立一套院子,如此病态的婚姻终于在家乡出现了,未来似乎还会泛滥下去。请问,有多少钱才够?多么富裕才算富裕?社会必须要做反思与改造了。

 

@魏丰收?哈哈!丰收兄不会是悲观厌世或自暴自弃了吧?封建社会远离官场,不碰权;资本主义社会远离商场,不爱钱。才能够保持自己的干净纯粹。有人说,只有有了钱,或像有钱人那样,才能解决问题。那么,请问,中国封建社会是个权力等级森严的时代,两千多年,有权乃至有钱的人多的是,可解决什么问题了?中国为什么近代落伍了?除了压迫人民,权力用来干了什么好事?老实说,权力不制造问题就不错了。今天,资本或钱亦然!冠冕堂皇的大搞活动,其实还是为了捞取剩余价值,继续制造着问题!当然,生活在既定的时代下,我们改变不了,该利用的还是要利用了,而这就“事在人为”了,进而说“人很重要且关键乃至根本”。

 

@吴海旭?是的!要的就是这样的文章,反思改革并不是反对改革,而是为改革找到新的问题与方向,以更好地更有针对性地推进改革。改革针对的问题不可能是始终如一的,现实中无数人还是将改革的必要性针对“计划体制”或“毛的错误”。那么一万年以后是不是还是如此认识与归类问题?改革本身就不产生(新)问题了吗?正常的道理就是:改革是针对某一问题比如A的,但在改革中一方面的确是解决了问题A,另一方面会产生新问题B乃至与新问题C,于是所谓的深化改革包含着两层涵义,第一,继续解决老问题;第二,开始解决新问题。显然,随着时间的前进。越来越多的改革会用到解决新问题上,打破新的利益结构与格局,调整现实的生产关系与分配关系。这才是正常改革逻辑!

 

我发现且确信,很多传统文化给予人们的只有束缚、奴役与愚昧,即便是在“孔孟之乡”,真实的道德正义没有多少,人们却因传统文化生活得没有尊严与自由。故而,对传统文化一定要明确地区分糟粕与精华,并按照“否定之否定”的规律给予辩证吸收。

 

杨洲说说。对不起!我这人仅仅是内心正直且清纯而已,但不知道什么叫“规矩”,甚至不知道什么叫“正经”。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我心里比谁都清楚,不接受他人的训斥批评,甚至不接受任何(伦理)规则的束缚。

 

今日新作,晚间重播!敬请关注阅读!!近期我的公众号文章被关注量有大幅攀升的迹象,搜狐手机版有同步转发!但我必须声明:我依然不是在写正式文章,还是在记录自己的灵感与思考。

 

杨洲说说。我越来越厌恶向人妥协,更接受不了顺从与委身于他人的姿态,根本上说原因是我不相信现实中有谁在人格上是纯粹的,在理论上是彻底的(先不说正确与否),于是顺从特别是服从无异于“助纣为虐”。进而,未来的人生,不论多难,我都要在各个方面喊出自己的声音,不迷信古人,不顺从当世,不迷信教条,不盲从经验。

 

杨洲说说。我们的人生何以如此艰难,是因为我们要走新路,要创造新价值,要具备新的美德与素养,老实说其中很多东西是与现实中流行的东西对立的。而既然是新路,就没有人走过,进而不会有前辈有效地指导与帮助我们,或者说既定的所谓的前辈师长因为大都走的还是老路,因而无资格无能力促使我们走得顺利些。

 

杨洲说说。一个人越想敢作敢为,就越需要独立自主;一个人越忠诚正直,就需要有主见。否则,在一个不良的世道中很容易成为他人的工具乃至陪葬品,或者说被某种现实的力量和派别蒙蔽、裹挟!

 

杨洲说说。什么叫“牺牲”?就是你没有追求或索取他人普遍具有的那些东西;什么叫“价值”?就是你创造或奉献了他人所普遍不具有的那些东西。一切牺牲或付出的人都在创造价值,唯有狭隘自私贪婪的人才只看到“牺牲”的一面并对之不以为然,而我们对于“牺牲”的人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同时坚信“牺牲”自然在创造价值。

谢谢阅读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关注“竹莲居士”公众号